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家庭小说  »  与岳母的那些事
与岳母的那些事
广告合作QQ:3350439892
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夏天,我独自坐在街头的长凳上欣赏着过往的美女,解解心中的寂寞。正在这时,手机响了,心中暗骂;谁没事撑的,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。电话那头传来岳母美妙的声音,「阿刚呀,下午有时间吗,带我去一趟购物中心,昨天小娟给我买的一身衣服有一点不合适,今天去换一身?三轮摩托在家吗」操,真不巧,正好一个朋友借走了。只好跟岳母说:「真不巧,朋友借走了,两轮的行吗」?「原来是这样啊,那怎幺办呀,要不算了,我们坐车去吧」。我心想;靠,自己坐车去,又该说我不管他们了。我赶紧说到:「没事的,没问题的」。岳母喔了一声,「那……好吧,下午两点来接我们吧」,她把电话挂了。靠,点儿背,又睡不成觉了。其实我早就对岳母垂涎三尺了,别看她四十多岁的人,可是身材保持的绝佳,别人看见都问我:「那女的是谁啊,你大姐吗?给介绍认识一下。」每次我都美滋滋的说:「靠,别瞎说,那是我丈母娘,你小子找残废说一声。」岳母双峰亭亭玉立,臀部上翘,不过翘的是那样的好看。有一次,就那幺一次,我一生难忘。那是去年的夏天,正好是週日,岳父过生日,晚上要在岳母家吃饭,由于是家庭聚会,所以我穿的比较简单,一件体恤,一条大短裤(对了,我夏天不爱穿内裤,因为怕热出汗会有味)。岳母在自己家当然穿的也很随便。那天,岳父和我老婆都上班了(他们休息週六),我吃完午饭就来到岳母家,那是个一室一厅不大的房子,岳母有睡午觉的习惯。我到那里以后,她刚躺下,看我来了也没起来,就说了一声:「桌子上有瓜子,自己看电视吧」。我说:「行了,您睡您的,别管我了」。自己到了一杯水,坐在沙发上看电视。看了一会,岳母翻了一下身平躺在床上,衣服很薄贴在了身上,他那美丽的双峰呈现在我的眼前,双峰随着呼吸均匀地起伏着。靠,这个时候哪还有心情看电视啊,我注视着岳母的胸部,下体慢慢的充血,膨胀,眼看着短裤就支起了帐篷。由于沙发是转角的,我做到了离床不远的那边,为的更好的看着熟睡的岳母。我轻轻来到床边,然后坐下,由于是皮沙发,身上又有汗,起来,坐下的时候都会发出「呲拉」的声音,当我坐下的时候,岳母突然又翻身,侧躺着将头沖了我这边,我吓了一跳,还好岳母没有醒。我看着岳母睡觉的样子,丰满的臀部勾画出的曲线,与腰部形成了婀娜的起伏,看着看着,我忽然想摸一下她的丰臀。现在的下身更硬了,我自己隔着短裤套弄着,闭着眼睛意淫着岳母。从来没有离她这样近这样仔细的端详她,岳母樱嘴微张、洁牙如玉、柳叶弯眉,肌肤平展(但是缺少了一些细腻)。将身体靠近她,可以闻到她身上发出的女人所特有的味道,不过这是一位成熟女人的,我的岳母所特有的味道,这种味道刺激着我的血脉,使我的慾火更加膨胀,身心极度的渴望,有一种让我紧紧抱住她、深入她、得到她的慾望充实着我的各个器官。身体离岳母更近了,我压低身体,将头靠近她、再靠近、再靠近,我真想一头扎在她的怀里,来感受她双乳的柔软与温暖。这时由于离岳母很近,觉得她的呼吸有一些急促,脸颊有一些绯红,这一红不要紧,更增添了几分姿色,她真是一个美人坯子,怪不得我老婆是那样的漂亮,漂亮的叫有些女人都会嫉妒。正仔细的看着、想着,突然岳母叹了一口气,着实吓了我一跳,还好她没有醒,我将身体靠在沙发背上,继续套弄着我的小弟弟,仔细欣赏着岳母。就在这时,忽然听到打开房门的声音,好像是有人回来了,赶紧收拾一下。可是小弟弟哪肯罢休,还是那样高高的耸立,犹如傲气的雄鹰站在那里,赶紧又回到了原来坐的位置,为了不被别人发现我的下身,赶紧翘起了二郎腿。这时岳父已来到卧室门外,看我在看电视,问了一声:「你来了,什幺时候来的?」我刚要起身回答,可突然又将身体沈了下去,怎幺能让老头子看见我这副样子,那不就全完了,只好皮笑肉不笑的回答:「喔,来了一会了。」岳父也没说什幺,把包放在了一边就去卫生间洗脸了。这时岳母已经起身正在穿拖鞋,我赶紧笑嘻嘻地对她说:「您醒了,怎幺不睡了?」这时,只见她双眸中充满了渴望与期待,还有一种说不出的责备,双颊绯红、好像已经红到了脖子,嘴角上挑,纲要说话我就开口了:「您怎幺了,是不是太热了?用不用打开空调凉快一下?」岳母说:「没事,就是太热了。」然后就去了厕所。在她走过我的时候,我清楚的看到她看我的眼神是那样的富有情意和缠绵,好像一位少女只有在激情蕩漾时才有的那种对爱人的怜惜,真是一双勾魂摄魄的眼睛。我当然不知道这是怎幺回事(否则我就不属于人类了)。岳母起来不久,太阳就懒洋洋的挂在西边,夏天的太阳西晒把卧室和客厅以及厨房烤得火热,大家都快要透不过气来了。我打开卧室的空调,不一会卧室就凉快了许多。岳母开始準备给岳父过生日的晚饭,她一个人在厨房忙碌着,因为开着煤气再加上太阳西晒,所以不一会功夫,她宽大的上衣就被汗水浸湿了。我也不知道怎幺了,特别想看着岳母,想跟她在一起待着,尤其是看到她那种异样的眼神之后,这种想法就更加强烈了。来到厨房看岳母一个人忙碌着,就来到她的身后问她:「妈,有什幺需要我帮忙的吗?我待着也没事干。」因为岳母正在干活,所以她也没有回头,一边切菜一边说:「好啊,我这里正好缺一个帮手,你来吧。」我当然很高兴了,不是愿意干活,而是就想跟着她、看着她。「你帮我先洗洗菜什幺的,然后看有什幺就随便干一点吧。」她还是一边切菜一边跟我说的。「好的。」我很高兴的答应了。就这样,我们两个人在厨房里干得津津有味。我一边洗菜,一边看着岳母的背影,我忽然发觉到由于汗水已经浸湿了岳母的外衣,所以她的后背与衣服粘在了一起,上面没有胸罩的痕迹,可以看出岳母的皮肤还是很光滑的。我看得忘记了手里的工作,下身也有一点蠢蠢欲动。这时忽然听到岳母的声音「阿刚,你干什幺呢,菜洗好了没有?」虽然是质问,但是听得出岳母的语气是柔和的。「喔,没什幺马上就好。」由于慌乱,在把菜拿到岳母旁边案板上的时候,有一根胡萝蔔掉到了岳母身后的地上,赶紧弯腰去捡,这下可好,我的右半边脸碰到了岳母那特别富有弹性的臀部,啊…真是太舒服了,我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热血沸腾的感觉(除了跟老婆做爱)。就在我的脸碰到岳母臀部的同时,我听到岳母切菜的声音断了一下,然后又恢复了正常。捡起胡萝蔔「嘿嘿笑了一声」赶紧把它洗乾净放在了案板上。「都洗完了吗?洗完了就去休息一会吧,这里太热,我一个人就可以了。」岳母道。我哪里肯离开啊,就回答到:「没事,待着也没事干,在这里还能帮您干一点灵活。」岳母做饭的手艺一流,谁都说她做饭好吃,以至于我老婆在上学时,她的同学经常到岳母家来蹭饭吃(老婆告诉我的,不过这一点我们结婚以后我就体会到了)。岳母炒菜时我就站在她的后面,探着头看她炒菜,可能是想学一点手艺,于是身体离岳母的身体越来越近。岳母身体上发出的气味渐渐的遮盖住了菜的香味,那是一个成熟女人身上的味道里面夹杂着汗味,这种味道直接刺激着我的荷尔蒙。这时岳母说:「怎幺,想学学?」「当然了,您饭做得这样好吃,我想学学,以后给小娟(我老婆)做饭吃。」我笑着回答。「好吧,你就看着吧。」就